佛教艺术门户网站

欢喜佛 huanxifo.cn

当前位置:佛教艺术网 > 佛艺鉴赏 > 佛教绘画 >

炳灵寺石窟壁画欣赏

发布时间:2017-05-20 出处:

甘肃永靖炳灵寺石窟169窟

肃永靖炳灵寺壁画(资料图片)

    中华佛光文化网甘肃讯 甘肃永靖炳灵寺石窟169窟内存有大量珍贵的西秦壁画。北壁两幅完整壁画,一为说法图,绘一佛二菩萨,其下正中画一无量寿佛,右侧文殊菩萨,左侧维摩诘,维摩诘像显露出一副学问渊博,有雄辨才能的模样,是我国最早的一幅维摩诘经变图。说法图左侧,一跪供养菩萨,发卷曲红褐色,高鼻深目,是西域胡僧,显出佛教艺术传入早期“国产化”之前的情形。本窟6龛内供养人壁画,供养人或手提香炉,或持莲花,都着交领宽袖襦裙,是当时贵族妇女形象,为“中国制造”的开始。另169窟东壁10龛、11龛壁画,195窟壁画等也都很精美。值得指出的是,169窟6龛壁画中佛像背光中绘有对称的伎乐天10个,所使乐器有排箫、筝、细腰鼓,竖箜篌、阮咸等,是一支中西乐合奏的乐队。

    192窟在野鸡沟内,是北魏窟。窟内第4龛内绘有一佛二菩萨,其中左侧菩萨束高发髻,饰宝缯,长发披肩,面形瘦长,眉细,眼睁,眼角细长,颈细长有三道纹。菩萨上身裸,胸饰璎珞,下着长裙,腰系带,腹前打结落下。白面彩衣,形象生动。最有意思的是,这位菩萨唇上有胡须,完全是个“男人”。我国人民一般认为菩萨是女性形象,其实在佛国,早期的女性菩萨并不多见,这幅壁画告诉我们,至少在北魏时期,菩萨中间还是男性为多。后来,闺阁之中信佛者越来越多,她们的诸如问婚求子等情事,不好向“男人”言说,也不便请“男人”入住绣楼,于是乎,淘汰男菩萨,追捧女菩萨势在必行。这也算是佛教与中国实际情况相结合的一个例证吧,很能说明汉文化“拿来”后善于改造的特点。

    184窟东壁北魏壁画也很精美。

    8窟、134窟为隋代仅存窟。8窟内隋代原作壁画面积较大,南北壁上绘供养菩萨、比丘、比丘尼,下方画男女供养人。男供养人头戴巾帻或软角幞头,圆领窄袖袍,长靴;女供养人着束腰长裙,头梳小髻。这是研究隋代人物服饰的难得资料。南、北壁画面展现众菩萨赴会场面,菩萨们有坐有立,甚至交头接耳,大有三个女人一台戏的架势;东壁门内侧画维摩诘“问疾品”故事。这些造像既有北魏的清秀之美,又有唐代的圆润之美,具有承上启下的意义。

    3、4、70、128、132、144、168、172等较大的洞窟内均有明代壁画,都是压去原有壁画重新彩绘的。明代壁画,多用石绿、石蓝、朱红等色,显得淡雅高贵;技法上强调线描,多勾勒、白描与平涂;题材内容皆为藏密,有十一面观音,千手千眼观音,欢喜佛,牛首人身以及独角兽,驯兽,舞姿,羽人,法器,各种动植物等,大大拓展了佛教艺术内容。

    3窟内有明代壁画约40平方米,其中南壁下龛右侧画四手法王像,三睛,佩五头骨,红发上指,以蛇束髻,是藏名“贡布”(保护者)的观音化身像。贡布像左侧有千手千眼观音像,以身光周围画层层千手,每手中各一眼,代表千手千眼,充满了象征意味。3号窟正壁上缘还绘有萨迦派创始人贡却杰布像,对研究藏传佛教东传史有重要参考意义。

    128窟内画胜乐金刚。胜乐金刚是藏密修无上瑜珈密之本尊,面分白、黄、红、蓝各色,每面二眼,有十二臂,主臂拥抱明妃金刚亥母(多吉帕姆),裸体。藏传佛教噶举派多修习此本尊之法,但非有一定佛学造诣,并取得“格西”以上学位者一般不得修习,这里种种神秘之处,不是外教所能理解的。传罗家洞成就者潘唐瓦在找到罗家洞之前,就在炳灵寺姊妹峰对面亥母洞修行无果。此洞在拱桥之东文研所之南的游廊内侧山岩上,现已废弃。128窟内东壁另有骡子天王像。骡子天王,即吉祥天女,亦称玛哈嘎哩,是西藏密教女性护法。传说一次当释迦牟尼入禅定时,许多外道来破坏干扰,玛哈嘎哩即其中之一。佛陀作法降服了玛哈嘎哩等众,收她们做护法。吉祥天女的形象通常是以游戏坐姿侧身跨坐黄骡背上,凌空飞行在峰峦血海之上,口咬尸身,人骨为饰,状极威猛恐怖。民间多谓骡子天王。永靖民间(如关山)有信仰苯教者,供奉着这尊“野蛮女神”。

    168窟南壁壁画保存完好,绘有佛、罗汉、天王、菩萨,以及宗喀巴等像多身。其中圣白伞盖佛母像,高34厘米,宽27厘米,高发髻,头戴花蔓冠,长发披肩,上身袒露,下着红色短裙,戴项圈,耳环,臂钏,脚环,胸前挂短璎络,左手举于胸前,手持伞盖,右手放膝上作施无畏印。通体白色,结跏趺坐于仰莲台上。这尊佛母像在众多奇形恐怖的密宗造像中显出难得的安详娴雅,佛母细腰丰胸,表情沉静,目视下方,似乎在思索,又象是略带忧戚,仿佛正为众生之苦而烦恼。(节选自《黄河三峡》一书)